北京地区医院最大预约挂号系统京医通缘何陷入停运风波?_乐鱼app_在线直播-手机登录

北京地区医院最大预约挂号系统京医通缘何陷入停运风波?

2022-08-13 08:33:56 作者:乐鱼app 来源:乐鱼在线直播

  近日,一则关于京医通即将停运的文件在网上流传,引发不少人关注。京医通作为北京地区医院最大的预约挂号系统,除在线挂号功能外,还可以对实体卡进行充值,为外省患者实现跨院诊疗结算等功能。

  “京医通停运之后,该用什么挂号?”许多网友看到文件后出现担忧焦虑的情绪,人们担心看病挂号会更难更贵,外地患者来京就医会受到限制等。

  4月28日,中国城市报记者从京医通人工客服处了解到,目前京医通在政府协调下正在积极沟通解决问题,协商期间京医通线上业务正常运行,患者可继续使用挂号和储值等功能。备受瞩目的京医通缘何陷入停运风波?目前进展情况如何?中国城市报展开采访调查。

  “京医通是很实用的挂号平台,北京近30家医院都可以从上面挂号,身边家人、朋友也经常用,如果停运还怪可惜的。”北京市民汪先生告诉记者,目前北京挂号途径主要有三种,一种是通过京医通公众号进行挂号,一种是拨打114挂号,除此之外还可以从各个医院的公众号或APP上预约挂号。

  京医通是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北京市医院管理局与北京银行联合共同发起建设的项目。作为互联网医疗平台,患者通过京医通实现线上挂号,并在中西药房、医生工作站、门诊常规检验等地诊疗后直接划价付费,无需到收费窗口排队,为患者带来不少便利;同时,通过平台还可以在线上实时向医师咨询疾病、解读报告、寻求就医建议等,许多网友纷纷表示使用该平台的用户体验感良好,不希望平台停运。

  便捷的互联网挂号平台为何要停运?这要追溯到一份落款为北京怡合春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怡合春天)的《停运通知》,4月13日,该文件称,由于出资方北京银行未履行出资义务,怡合春天作为运营方独自担负京医通项目数亿元成本长达7年,因无力承担高昂的运营成本,京医通线时停运。

  据了解,目前京医通已经接入了北京友谊医院、北京同仁医院、北京积水潭医院等29家医院,拥有5500万用户,累计为1.5亿人次提供挂号服务。而北京市医管局发布的《2018京医通就医数据报告》显示,通过京医通自助机和微信挂号是普通患者挂号的第一选择,占比85.3%。如今,京医通更是成为疫情期间北京市民和外省患者来京就诊的重要渠道。

  作为“银医结合”的惠民工程,京医通背靠北京银行和北京市医院管理中心,看似前途无限的工程是如何陷入停运泥沼的?

  事实上,京医“痛”仅是民生需求与商业模式难以自洽的复杂矛盾暴露出的冰山一角,靠公益和亮眼的流量却没有资金“回血”,注定难以形成稳定的商业闭环并长久运营下去。

  一位医疗信息化从业人员向记者表示,京医通的停运可能会带来行业内前所未有的震荡。“凭借北京这块医疗资源高地,源源不断的外地患者使用京医通预存缴费、挂号就医。而医院是重要的民生领域,也是现金流大户,银行通过为医院建立信息化系统,可以获取潜在的对公用户,医院的开户、现金结算都是银行的业务增长点。基于巨大的流量和资金,京医通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金融产品。”他说。

  不可忽视的是,作为政府与第三方公司合作建立的信息化医疗平台,京医通的客源在不断缩减。一方面受到移动支付和互联网医疗的影响,瓜分了医疗领地与号源;另一方面受疫情影响,外地患者来京看病减少,而本地患者主要使用医保卡就诊,很少使用有现金结算功能的京医通卡,让京医通的“蛋糕”越分越小。

  此外,国家明令规定挂号费不允许加价,而挂号平台的运营成本又高,行业内众所周知,挂号项目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记者了解到,114挂号平台也承担部分挂号业务,每年挂号量约700万次,基本按照每单3元给予2100万补贴,足以支持系统正常运营,而京医通每年挂号量约3500万次,已累计为1.95亿人次提供挂号服务,为5亿人次提供综合医疗服务,至今没有收到该项补贴。多位业内人士表示,怡合春天没有可延伸的商业模式,导致系统难以运营发展下去。

  事件经过不断发酵,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进程的发展。一个好消息是,目前各方均表露出解决京医通停运问题的良好态度。

  4月19日,北京银行回应,将切实履行社会责任,继续与怡合春天进行积极的沟通,以理性的态度,加强各方协同,确保患者正常就医。

  当日,北京市卫健委也宣布关注到此事,且北京市卫健委和北京市医管中心已紧急通知双方,将进一步督促指导双方从维护公众利益出发,依法理性解决纠纷,使广大群众能够继续获得便利的线上预约服务。

  作为系统运营方,怡合春天同日发布公告称,协商期间,怡合春天将保障“京医通”线上系统正常运行,继续努力为广大“京医通”用户提供优质服务。

  据悉,近年来,全国多地都在积极布局“银医合作”的智慧医疗模式,这类模式本是政府与企业本着互利共赢的目标推动实施的。而京医通的停运,不仅暴露了智慧医疗的短板,同时也将公立医院如何借助互联网医疗技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难题推到风口浪尖,引发行业不小的冲击与关注。

  令人遗憾的是,《2021中国互联网医院发展报告》显示,公立医院的互联网业务几乎入不敷出,且服务同质化严重,真正能实现有效持续运营的不足10%,大部分处于建而不用或浅尝辄止的状态。

  一位北京的智慧医疗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京医通作为“互联网+医疗+金融”创新惠民项目的代表,目的是打通地方医院诊疗系统互通问题,为患者实现线上挂号、充值缴费等功能,其宗旨和初心是为了解决百姓“看病难”的问题。保障公众利益应是政务部门、银行和运营方等各方合作的前提,因此各方有义务担负起各自的社会责任,保障互联网医疗服务系统稳定运行。

  ■中国城市报记者:刁静严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上一篇

previous

下一篇

Next article